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资讯中心 > 财经信息 >
沙特与俄罗斯的“利益联盟”到底还能撑多久?
作者:湖北华通盛世国际商品交易中心  来源:湖北华通盛世国际商品交易中心  发布时间:2017-11-02 10:46:40

湖北华通盛世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正规、合法的交易平台,提供    等相关信息。

  欧洲大陆如同亚洲西北方延伸出的巨大半岛,而欧洲本身又延伸出众多半岛,其南北方为山脉所阻隔,周边海岸曲折岛屿众多。这阻碍了欧洲的统一进程,以至于,欧洲从未统一于一个单一政治体。

  

  (比利牛斯山——阿尔卑斯山——喀尔巴阡山 北欧——南欧——东欧)

  但欧洲地理中依然有两个因素有利于欧洲的团结与凝聚,他们也分别是古代罗马帝国与现代欧盟的地缘基础。

  法兰西地缘格局

  其一是北欧平原,从法国海岸一直向东延伸的一块广阔低地,同时拥有大量的可通航河流,有利于资源交换与技术交流,以至于这里成为全球最密集的财富聚集区,同时也是现代欧盟的地理基础(其核心是法德同盟)。

  其二则是地中海,由南欧众多半岛与北非海岸围合而成的一个“内湖”,其海上交通相比北欧海洋要简单得多,但由于南欧沿海没有充足的平原,而非洲海岸已成为伊斯兰世界,这些问题令地中海的优势大打折扣,再也没有一个政权能够像罗马时代一样统一地中海。

  

  (北欧平原——地中海)

  由于南北两边重心与目标的差异,加上比利牛斯山脉、阿尔卑斯山脉的阻隔,南欧北欧形成了迥异的社会文化与政治经济状况。

  欧洲地理同时具有分裂与统一的特征,两者相互作用,这里就成了一个复杂多变、充满暴力的地方。由于欧洲拥有众多体量类似的河流,这就使欧洲大多数国家都拥有自己的流域,并构建自己独特的经济体系。不过在北欧平原的众多河流距离较近且没有明显的山岳阻隔,这就导致位于北欧平原的国家在历史上彼此战争不断,争夺对北欧平原的主导权。

  (北欧平原从西至东的平行流域真是相当多)

  欧洲这种南北分裂、北方因河流各自独立的状况,在南北欧的之间的最薄弱环节——也就是法国——却是趋向于统一的。

  法国同时拥有众多流域:塞纳河、卢瓦尔河、加仑河、罗纳河。塞纳河和卢瓦尔河一直处于交汇状态,而加仑河和罗纳河则分别向西和向南注入大西洋和地中海,两者成为了北欧平原与地中海的唯一的天然连接点。

  (法国主要河流)

  这一连接欧洲各版块的重要位置使得法兰西是唯一一个可以对整个欧洲施加地缘影响力的强国。尽管其位置优越,但由于不具有压倒性的面积优势,法国总是参与却难以主导。

  除了北欧平原外,法国周边都为山脉、河流与海洋所包围。其西南为比利牛斯山脉、东南为阿尔卑斯山脉、西面北面为大西洋、南面为地中海、东面为莱茵河及众多低矮山脉。这个六边形的国家面对来自不同方面的机遇与挑战。

  (强敌环饲法兰西)

  在不同方面的地缘障碍中,东面的河流低山是最容易跨越的,由于法国处在北欧平原的西端,只要在海洋与南部山脉方面确保自己的防御,确实可以向东一路扩张——向广阔的北欧平原东进。当然,前提是东面的敌人较弱。

  

  (从法国通向东欧)

  

  (法国东北侧边界)

  和欧洲大陆其他国家相比,法国的地理条件使其长期保持经济上的优势。除了东南部的中央高原,法国大体上为低地平原和丘陵,拥有众多的缓流河,且通向各个方向的出海口,加以运河的建设,则既拥有欧洲首屈一指的农业基础,又成为沟通南北欧贸易的枢纽所在。

  比较而言,德国的农业区相对贫乏且交通不便,意大利虽有波河平原但影响限于地中海,北方也被阿尔卑斯山脉所隔断。

  法国的农业生产与交通枢纽优势,使其在工业化之前的时代,其国力远超欧陆其他对手。

  

  (沃野千里)

  

  (欧洲枢纽法兰西)

  法兰西的历史

  第一阶段:走向集权(843-1453)

  当欧洲逐步走出罗马崩溃的阴影时,阿拉伯帝国在东方崛起,在近东重创拜占庭帝国,甚至沿着北非攻占西班牙并入侵法国。阿拉伯军队在普瓦提埃战役中败给法兰克王国,最终没能攻入欧洲的核心区,西班牙已经是其对欧洲扩张的极限了。

  同时,阿拉伯倭马亚王朝也给欧洲人带来了当时颇为重要的重骑兵技术。这一军种很适合在开阔的北欧平原驰骋。

  (倭马亚王朝——法兰克王国)

  由于重骑兵的昂贵开销,分封土地分摊成本的封建主义在法兰西大行其道,以至于封建主之间相互争斗,弱化了中央权威,北欧平原尚不能统一,更遑论周边山区各省。法兰西的前途险些丧于其手。

  当时,法国这种内部的政治分裂与民族(语言)分裂,使其内耗严重。加上法国欧洲枢纽的位置,一直外部势力乘机干涉法国。其中以英法百年战争(1337-1453)最为著名,法兰西几乎在这场世纪战争中被摧毁,但其艰难的军事胜利也成为法兰西统一国家的契机。当时法国仍是一个分裂的国家,所以各方诸侯的态度就对法国的命运就尤为重要,比如勃艮第的态度可能是关键性的。

  

  (当时法国仍是一个分裂的法国,所以各方诸侯的态度就尤为重要,比如勃艮第的态度可能是关键性的)

  在百年战争中,法国重骑兵在英国长弓、火药、防御工事面前极其脆弱,而更强大的军事投入需要中央集权对资源的统一调度。能力局限于地方的法国封建制度在战争中被极大削弱,军事技术的变革和战争的需要迫使法兰西政治体制得以进化。

  

  即使法国王室最终扭转了败局,但真正降服国内诸侯通过法国仍是个艰巨且漫长的任务。

  (法兰西统一之路)

  而法国人面对的外敌亦不止英国人,由于法国兼具陆地与海洋国家的地缘属性,在维持一支海军抗衡英国人(这确实是相当费钱的)的同时,也要有一支庞大陆军面对来自欧洲大陆的竞争,即使德国的分裂可以让法国制衡欧陆的成本大幅降低,但经常面临的多线作战亦迫使法国政治朝着集权化发展,其经济亦时常处于紧绷状态。

  (法国人的地缘任务真是多......)

  第二阶段:哈布斯堡的挑战和权力平衡(1506-1700)

  法国并非欧陆唯一强国,哈布斯堡王朝凭借其广泛的政治联姻与分布甚至对法兰西形成包围之势,即使法国周边地理屏障众多,哈布斯堡依然从荷兰方向威胁着法国,加上英国人对海峡的控制,初步建立集权的法国面临巨大压力。

  (东有奥斯曼,西有哈布斯堡。哈布斯堡简直是要包围法国)

  这种现实的威胁也使法国采取灵活和务实的外交策略,通过反包围来对冲包围,在英国方向则是通过支持苏格兰分裂势力干扰其后方,在哈布斯堡方向则是联合穆斯林奥斯曼帝国(异教徒又何妨)威胁哈布斯堡的中欧核心区。(如果奥斯曼拿下维也纳,其结果难以想象,还好当时有大波兰来救援)

  挫败哈布斯堡的霸权是一回事,取代哈布斯堡主导欧陆则是另一回事。凭借地缘保护、中央集权制度、灵活的策略,哈布斯堡难以灭亡法国,而随着哈布斯堡自身势力的削弱,欧洲各地的新势力开始取代其地位,他们对法国也并不友好。

  十八世纪法国陷入了连绵不断的战争和军事消耗,即使集权制度将其榨取潜力发挥到最大,依然无法阻止其国家财政破产,这导致了国内秩序灾难般的普遍瓦解,以至于1789年法国大革命横空出世(可见革命前的集权法国距离之后的民族国家还有相当差距)。

  

  (战争频仍的法国18世纪)

  同时,由于法国忙于应对英国与西班牙的竞争,忽视了普鲁士的崛起,以至法国最薄弱的东线最终出现德国这一统一国家,改变了法国在欧陆国家中国力独大的基本面优势。

  第三阶段:民族主义与德意志的崛起(1789-1945)

  法国大革命一方面是旧制度的短暂解体,一方面是旧制度的迅速进化——因为国家面临的挑战是不变的甚至更紧迫了。从大革命中诞生的民族主义概念加上一系列新的行政管理方式与技术手段,就成为了共和制的法兰西,一个更加集权的单一的中央政府,欧陆第一个现代民族国家,

  这一政治形态因紧迫的国内外形势而生,并几乎以最残酷的方式战胜了一切敌人,拿破仑将这种力量发挥到极致,这是法国最接近统一欧陆的一次机会。

  然而战争的结果与教训也是很明显的:法国缺少足够的资源和人力统治整个欧洲。

  

  (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确实形成了东有奥斯曼,西有拿破仑的格局)

  在拿破仑战争中,法国力量达到顶峰,而称霸欧洲的机遇期是如此短暂,欧陆国家逐步恢复元气并吸收法国的军事成就,拿破仑则遭到流放。

  但结果并不是回到原有的平衡,民族主义观念得到传播,德意志细碎的分裂格局被战争破坏,在战争的焦土上,吸收了民族主义的德意志最终在法国东界建立了一个实力相当的强国。德意志国家在法国战败后的十九世纪,走向自己的统一之路。

  (拿破仑战争前的破碎的德国)

  

  (战后数十年内德国逐步走向统一)

  至一战前,法国再也无法单独对抗德国。

  第四阶段:与德国的较量

  从普鲁士的统一战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国遭到数次重大失败甚至包括亡国。当然,法兰西民族在最危险的时刻也再次诞生了自己的英雄人物。

  (法国在二战中,第一次,亡国了)

  但迅速崛起的德国最终也发现自己的地缘命门:困守陆地资源以及两线作战(伴随着东欧苏联的崛起)。对于战后的法德两国来说,彼此之间的敌对只能令域外大国获益(即使对于重新统一德国来说也是如此)。德国在二战后国家一度被肢解,直到1990年东西两德统一,此时苏联阵营已濒临崩溃,再无法阻止中欧德国的再次统一。

  法国必须与德国和平共处,德国遭到削弱之时,法国人开始推动西欧各国在政治经济上的联合,首先是低地国家,之后是德国和意大利。从欧洲煤钢共同体,至欧洲经济共同体,至现在的欧盟。

  虽然EEC/EU始终强调政治经济上合作的好处,但对于法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将德国纳入到某种法国主导的共赢体系内,杜绝与德国战争的一切可能。

  但法国的优势没有持续很久,随着德国的经济复兴和国家统一,德国不再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政治体。法国人不得不面对,德国自19世纪至今所扩张的实力和影响力,比法国二战后的短暂优势要求强大得多。

  而法国所能做的,就是确保德国在各种欧洲机构中的参与和利益,必须将其捆绑于法德利益共同体。在德国即将统一时,法国就立即推动欧洲货币同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谈判。伴随着欧元区的整体发展,德国若抛弃欧盟,必然带来大规模的经济动荡。

  2012年7月8日,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出席“德法和解”50周年纪念活动。默克尔的发型很有点风吹麦浪的意思啊。

  以法国当前的条件,欧盟无疑是束缚德国的最牢靠的笼子了。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会不会发生某种情况使德国最终脱离欧盟单打独斗?其所带来的伤害,对于法国可能是安全上的?或者欧盟长期存在,但对法国的限制比德国更大,使德国最终掌握对欧盟的主导权甚至一家独大?

  法国的地缘政治目标

  一、获取面积更大的腹地

  法国位于北欧平原这一东西向平原的西端,由于北欧平原西宽东窄的特点,法国拥有最大的平原腹地。首先是沿着平原扩展到比利牛斯山,接着是罗纳河河谷、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之间的海岸、科唐坦和布列塔尼半岛、中央高原。

  这些地区在法国形成统一国家前高度分散,对他们的占领和融合需要数百年,但好消息是,在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之间,没有其他强权可以阻止这一进程。随着时间的推进,法国不止统一了土地与财赋,更形成了现在的法兰西民族。

  

  (获取面积更大的腹地)

  二、总是向东看

  法国周围被山脉与海洋所包围,唯有向东面向平原一侧无险可守,无论是扩张还是防御,这都是最关键的地方。随着德意志国家的统一,时刻防范东方的潜在威胁乃是法国的核心任务。巴黎离东线过于近,突袭巴黎是瓦解整个法国的最佳方法。

  (总是向东看)

  (巴黎离法德边界确实过近了,且一马平川)

  地缘政治比意识形态和个人好恶更现实,为了生存,民族国家需要利益导向的灵活外交,例如二战时期的美苏联合、冷战中的中美联合。

  由于法国自身资源的限制,由于法国的广泛的但不具有绝对优势的影响力,灵活外交与联盟是保障其国家安全与全球扩展的重要手段。如联合奥斯曼制约哈布斯堡、联合俄国制约德国(第二帝国)。

  现如今,法国面临着德国在欧盟内越来越强的优势,放眼未来,如何使德国不能缺少法国的合作?而在国际舞台上维持强权地位,缺少相应硬实力的法国不得不在软实力与技巧上不断加强,虽然这是个艰难的挑战,但法国可是有着上千年的外交手段和马基雅维利式的政治权谋的......对于中国人,可能这一套在春秋战国时已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祸害完金市连累油市 印度废钞或导

Copyright ©2016湖北华通盛世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ICP备案登记证编号:浙ICP备13031127号-4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8号 EAC欧美中心C区10楼